北外李晨:英语教师如何保持并提升自己的英语水平

  首先我想提一下,单谈“英语语言能力”未免片面,一个英语教师的语言基本功除了英语之外,还得包括中文基本功,两者都很重要。我不赞成英语教师的业余时间统统拿来听说读写英文资料,好像英文和中文不搭界。我国外语界的前辈,中文造诣都相当高。可以这样说,如果中文水平达不到一定的高度,英文水平想要拔得很高是不现实的,中英文是不可割裂开来看的。

  再来看英语语言基本功,这和教学基本功和科研基本功一样,都是一个英语教师必备的基本能力。但这三个基本能力中语言基本功是根本,是英语教师安身立命的本钱。

  对于英语教师语言能力的具体表现,我认为应该先照照镜子,审视一下今天讨论的一个大前提——we are NNST(non-native speaker teachers)

  正因为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对于中国的英语教师而言,我们就要在充分认识和发挥作为NNST的特征的前提下来考虑提升语言能力。

  2、Higher empathy and role model function 由于自己也是从零学起的,所以在教学中更能理解学生的错误,并为学生能够学好外语起到模范带头作用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去划分英语教师的语言能力就有了参照。我个人较为认可 上对于教师语言能力的定位。

  这个网址是剑桥大学外语考试部针对英语教师制作的一个在线评估系统。该系统将教师的专业素养分为五个维度,其中就有“language ability”这一项。该系统中对于教师语言能力的评估是从如下四个维度来做的:

  首先,“语言磨蚀”的英文术语为“language attrition”,其实质是语言习得的逆过程,在今天议题中,即指外语教师由于英语使用减少,其运用英语的能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退。

  一般而言,诱发语言磨蚀的因素其实和当初老师们学习外语时促进外语学习的因素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原先当学生的时候,所做的一切外语学习活动,在步入教师岗位后不再做了或者减少做了,就直接导致了能力减退。

  2、与受蚀语的接触方式——这对于磨蚀速度和程度有直接影响。例如一旦毕业,就不再阅读大量的文献,不再撰写英语文章,读写能力相应减退。

  我所接触的培训项目中,这方面的关注是有的,例如专项的听说读写、语音词汇语法培训,但更多的仍旧是理论和教法培训。

  是否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我觉得除了做好培训需求分析以外,还得从学校层面建设一个让英语语言基本功能够发展的“土壤”或者“基础设施”。

  我认为这个“基础设施”不妨从学校层面提出的,主要包含三个要素:共同的语言能力提升规划,例如以CEFR的标准为参照,划定教师应达到的语言能力层级;共同的考试,考查教师的语言基本功发展程度;教师培训,使教师有机会得到专项语言技能培训和提升。

  其次,我非常认同李俊和老师提到的,一线教师一定要把语言能力提升和具体的教学任务相结合,既备好课,又提升。

  其中,我认为一定要多做输出性。而多写比起多说又要更加重要。很多人语言实践能力的最高点,竟然是刚刚毕业那会儿。若干年后重读以前撰写的英文论文,往往对当年能写出这样的英文感到惊奇。

  再分享一个我自己的做法。我一直通过写微博、号提升(包括语言能力),这么做的好处有:

  扫除知识盲点:迅速定位知识盲点,继而自行扫盲、提升职业素养(拥有一定数量的粉丝后,每天收到的评论+私信的数量至少是两位数级别的,这些问题中如果有不清楚的,排除问题本身的适切性等因素,就等于定位到了自己的知识盲点,自行弥补相关知识断层后,知识水平能得以提升);

  提升工作能力:好的微博、微信作者,是集编辑、项目/产品经理、平面设计师、交互设计师、活动策划、等角色为一身的复合型人才;

  激发创新:扩大影响力必须老老实实地做原创内容,能够拿来分享的知识储备都倒空后,就得想尽一切办法探索、学习、分享新知识,助推职业发展;

  拓展人脉资源:英语教学的圈子比想象的要小得多,我通过微博结识了一大批公立、私立院校的同行,也都成为了现实生活中的好朋友与合作伙伴;

  传递正能量:写微博、微信确实很难,但不能因为畏难而不去做,反而要大力做、做!为什么?因为微博微信平台上以讹传讹的现象太严重!有营养的、起到正确引导作用的文章在整体占比中决非主流。作为教师,我们有义务正确的知识、传递正能量!往大了说,传递正能量的同时,我们也实现了英语教师从业者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