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秘历史 怀化这地方在中国古诗词中最“网红

  明清著名文学家黄周星的《过辰龙关》,清朝重臣陈廷敬、鄂云布、李星沅、林则徐、张百熙,守关重将蔡毓、俞益谟、赵文壁,文士、汤右曾、査慎行,诗中女杰蔡琬等,均有诗文吟咏辰龙关,或写辰龙关的风云际会,或写辰龙关的山水风光,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答案令人——这个地方竟是许多怀化人闻所未闻的辰龙关!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清代女诗人蔡琬的诗作《辰龙关》甚至得到了一代伟人的圈阅点评!(见《批阅古典诗词曲赋全编 》)

  其实,即使没有平定三藩的烽火硝烟,盛产优质茶叶、控守湘黔驿道的辰龙关也是一道只能仰视的风景。辰龙关属丹霞地貌,山体高耸、林木苍翠、连绵蜿蜒、山水相间,气温清凉、湿度适中、无阳光暴晒,加上特有富硒紫砂土,自古是优质茶叶的理想产地,从中唐到晚清一直生产茶中精品上供朝廷,2015年米兰世博会世界金“碣滩茶”就出自这里。好山好水连着茶马古道——从2000多年前秦汉开辟西南驿道开始,辰龙关一带就已成为西南通往中原的陆要道。1265年蒙古大军绕道西南进逼中原,一下后经辰龙关建起了由大都直通云南大理的“九五之尊”官马大道,历经元明清三朝丝绸贸易、茶马贸易长盛不衰,文人雅士在此找到了吟诗唱和的好题材。有盛世太平的:“皇威清万里,徼外乐耕农”;有陶醉田园之乐的:“陇亩迎田畯,书堂接友生。 四围山色翠,流览畅余情”;有欣赏沿途风光的:“缓辔烟霞里,溪声凉。满天枫叶影,一桂花香”;有感叹辰龙天险的:“穿石罅出,云绕马蹄飞。栖鸟不敢下,岂徒行客稀”......

  诗书阅尽数百年,辰龙余韵泽后人。虽经年间交通改线、驿道废驰的短暂沉寂,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辰龙关始终保留着蓄势待发的高贵气质。如今,在张吉怀精品旅游线上,沅陵县委、县沿辰龙关茶马古道打造“百里八乡十万亩茶旅融合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国家农业产业融合发展

  辰龙关地处沅陵与桃源两县交界的崇山峻岭中,既无芙蓉楼那样的文人雅士之所,又非沅陵、洪江那样的商贾云集之城,为何长期受到古代诗文的“关照”呢?熊振起分析有三个方面的重要原因:一是辰龙关大战一战成名,历史地位很重要;二是地处湘黔古驿道,区位优势很突出;三是山水如画出好茶,风土人情受关注。

  示范园、国家田园综合体、国家5旅游景区,垄垄茶园依山延伸,座座古桥修葺一新,沿河堤岸、景区道自然成形,精准的旅游设计渗透到每个细节,走出历史尘烟的辰龙关越建越奇、越变越美,一个巨大的悬念就此形成:将来的文人雅士又会以什么样的篇章继续“点击”辰龙关呢!

  8月下旬,记者来到沅陵县官庄镇采访,当地文史专家熊振起、侯建新拿出自己的最新研究告诉记者:根据近现代编辑出版的《湖南耆旧集》、《湖南纪胜诗选》、《五溪诗选注》(杨帆编著)等本土诗文集和收集到的古、近代文士个人作品集,能够确定为抒写怀化风土人情的作品400 余首(篇),其中与辰龙关直接关联的作品多达41篇(含直接以《辰龙关》为题的34篇),远超怀化区域任何有诗文记载的古城古镇。

  辰龙关从此与名满天下的山海关比肩而立,被朝廷赞为“辰龙天下第一关”,为此纪功的诗文创作滔滔涌出,显示出清代诗文少有的豪放之气。熙朝名相陈廷敬极尽铺陈:“其恃枫木,其恃辰龙。震之拔之,自西自东。陟岭逾徼,于山于川。远招迩归,囚豪解颜。东西合师,进次于沅”。湖广提督俞益谟跃马赋诗:“历落马蹄行树杪,依稀星斗挂崖间。车书一绕尊王化,何用岖嶔障百蛮”。将军谢瑛气势逼人:“星光拂剑千峰外,月色迎袍万壑间。不惜马蹄迷千嶂,一鞭遥指五溪蛮”。

  从沅陵县城驱车东行百里,到达闻名已久的官庄镇后再沿官五公前行数里,一道两山断开的幽深隘口便是“万峰插天,峭壁数里,谷径盘曲,仅容一骑”的辰龙关。1673年,吴三桂起兵谋反,兵败长沙后残部退守湘黔山区,凭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辰龙关天险与朝廷军队周旋达三年之久。1680年,当地村民不满叛军,襄助朝廷军队从间道而入,里应外合一举攻破辰龙关,杀得叛军丢盔弃甲、血流成河。声势大振的朝廷军队从此势如破竹,一占沅陵、入贵阳,彻底平定大西南。

  从7800年前的高庙文化发源,怀化作为古西南夷人文鼎盛之地,一直是古代文人雅士“报道”的主角之一。那么,浩如烟海的中国古诗文,“点击”怀化最多的地方又在哪里呢?